愈來愈不夠成熟的父母,似乎是我們這一代的特色。不成熟可能有很多面相,許多都是我們熟悉的,譬如「直升機父母」,其實就是不成熟父母將自己的不安全感投射到子女身上。 

八○年代,西雅圖一位兒童精神科醫師Thomas Millar提出「全能小孩」(Omnipotent Child)的觀念,探討少子化的美國小孩。所謂的全能小孩,用最簡單的話來形容,就是九○年代後,在台灣也好,中國也好,都普遍注意到的「小霸王」、「小皇帝」現象。

因為少子化,小孩成為稀有動物,是圍在四周的大人所共同關心的焦點。因為擁有的注意力如此多,幾乎不可能被忽視,也就沒有所謂的「適當的挫折」。

孩子是經由適當的挫折,才學會注意到外在世界的存在,慢慢了解原來自己不是宇宙的中心,甚至只是現實世界中微不足道的存在。同樣的,孩子也因為適當的挫折,發現自己沒被摧毀,甚至能加以克服,才有真正打從心底產生的自信心,而不是小霸王那種乍看強勢,其實是不堪失敗的。

只是,當這些全能小孩都長大,甚至成為小孩的父母以後呢?

在還沒回答這個問題前,我想到美國社會學者拉許(Christopher Lasch)的名著《自戀的文化》。他批評八○年代的美國文化是典型的自戀,活在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世界。所謂自戀,也就是「全能」或「無所不能」的感覺持續存在,甚至是用盡辦法來維持和證實這能力還是存在的。

拉許在八○年代的社會觀察,如果銜接上之前米勒關於全能小孩症候群的提出,也許我們可以說:在美國,八○年代以後慢慢出現的小霸王,成為九○年代生活在自戀文化的人們,然後在世紀末變成有了自己小孩的自戀父母。到如今,2010年,這些自戀父母的小孩也長大了,他們開始思考:怎麼回事?

有位個案提到自己的煩惱:太太為了從沒和兒子一同上台領獎,而和兒子鬧緊張。太太生氣的是,小孩的功課一直都沒好到讓她有上台的機會。

個案是關心妻子與孩子間的緊張關係,可是我卻不禁想到不同重點的畫面:父母興奮的上台領獎,比小孩本身更像小孩的在乎這一次又一次的掌聲。

究竟誰才應該是眾人目光所注視的?小孩?還是沒長大的父母?

愈來愈不夠成熟的父母,似乎是我們這一代的特色。不成熟可能有很多面相,許多都是我們熟悉的,譬如「直升機父母」,其實就是不成熟父母將自己的不安全感投射到子女身上。

一位個案一直受苦於總覺得自己不夠好,儘管他學業或課外表現都是名列前茅。從小他每次的成功表現,父母雖是誇讚,卻從沒有真正打從心裡發出驚喜,只是興奮的四處向人炫耀。

過去,他以為是自己不夠好,這些成功還是不夠成功,所以父母的喜悅眼光從沒好好看著他。現在他知道了,是父母仍是小孩的心態,不懂得欣賞他的成長,而將他的成就當做是父母炫耀自己的裝飾品。花了許多年,他才發現,原來自己不只是沒問題,而且,還是很不錯的。

 

 

幸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